🔥543118.com-腾讯网

2019-08-21 02:29:27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21 02:29:27

风味上有什么罨生软羊面,有人认为是一种腌制的羊,也有人认为是一种煮熟了的羊做的面,然后配面条吃。  还有人说,最早的时候怎么样做蔗糖的糖?把它煮出来以后熬干,最后结晶成一个薄薄的,像玻璃一样很脆,薄薄的。再一个,大家好像也没有那么大的渴望,那么大的需要,去到外面去吃一碗面。局内是哪里?厨房,报到后厨,什么牛肉面两碗,羊肉面三碗,这样报过去了。这个是出城,那个时候的东京汴梁四通八达,和外界的沟通也很多,能看出来这个是骆驼队,骆驼队就能想象出来是和哪里沟通?一定是和西域那边是沟通的。  这个面,大家看里面都是一条一条的了,已经抻成面的形状了。但是它的形状已经开始是这样一个形状,也就是说从那个时候开始,人们已经开始吃这样的一种东西了。这个三句半,打油诗三句半就是我们的传统,开一个玩笑。  报完了以后,“须臾”,过了一下,你看行菜者,就是那个店小二出来了,“左手杈三碗,右臂自手至肩驮叠约二十碗”,一大胳膊全是一碗一碗的,“散下尽合各人呼索”。  那么一直到后来,从汉代张骞通了西域以后,西边的东西才开始慢慢传进来,包括胡萝卜、黄瓜等等,都是从那边传过来的,面条也是从那边传过来的。

比如说书法,现在说是书法,事实上古人他写字,用毛笔写字就像我们用钢笔写字是一样的,我们说唐代的诗人也好,宋代的诗人也好,他们一生中写了那么多的诗,其实诗像什么呢?他们把他们生活当中随时随地见到的、听到的都记下来,有点像日记。接着看,“白糖一百斤,黑糖一百四十斤,蜜二十五斤”,天啊,他就不怕张居正得糖尿病,给他赏赐这么多糖。我们说面条它不是我们本土产的,它从哪里来呢?一般认为它最早来自西亚,也有人说最早是从西亚那边种植,后来慢慢传过来的。以前在历史上大家一说宋代,积贫积弱,是不是?宋代,你看被金国打得落花流水,跑到南方去了。

  还有一些传统的仪式,我们觉得一定要有高大上,磕头仪式、跪拜仪式,大的庆典仪式,好像完全要搬过来。

然后把调料放好以后把热豆浆往里面一沏,要出絮,说这才是正宗。快餐文化,这个面大家都有体会,我们吃的是最熟悉的,真的是很快,而且吃的营养丰富,口感还不太受影响,不是说又想吃点肉,又想吃点菜,弄成一锅粥的话,弄成泡饭的话,好像所有东西都掺合在一起不好吃,没法吃。  这个是季羡林先生曾经写过的《糖史》,就是讲糖的变化,好多的史料,我曾经看过。  当然还有一种我们说的蔗糖,后来人们在古代的史料里叫什么?石蜜,糖霜。《东京梦华录》,刚才说过的那个讲北宋的书,“砂糖冰雪冷元子”,大概就是我们说的用糯米做的小汤圆里面没带陷的那种,大概是冷点心,“沙糖绿豆甘草冰雪凉水、香糖果子、间道糖荔枝”,荔枝已经够好吃了,还糖荔枝,而且还叫间道,不知道为什么,无间道有关系?“西川乳糖、狮子糖、散糖果子、糖饼”,这个是《东京梦华录》。

  所以有的时候,历史和传统的关联,就是在每天清晨那碗咸豆浆,或者就在那一碗热腾腾的羊肉面里面。

他们吃的是什么?各种各样的面食,包子,各种包子,包子早期还曾经叫馒头,后来馒头和包子分开。

今天谈《舌尖上的传统》,大家看到海报说里面谈到桐乡的一些美食,实际上,我完全是一个好奇的异乡人,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心里的一些感受,所以跟大家在这里分享。

浙江人跑到外地,想念这个咸豆浆,来了以后听说过咸豆浆,我还以为咸豆浆就是里面放盐,后来发现不是,后来发现还放油条,好像还有点生抽,还有点紫菜,还有点香油,具体我还没有做过。

  我们知道中国是一个古老的文明,我们的地球上好多的古老文明,几千年的文明很多,但是中间没有中断的,大概就只有我们中国,中间我们文化从来没有中断。

可见这种南北往来,包括那时候泉州城已经成为一个很重要的港口,海上的一些货物也好,海上的一些交通也好,也都能够直接通过水运、陆路和东京汴梁进行交流。

那么这样结合起来,再看看我们的羊,江浙这一带的羊从哪里来,早期是鱼米之乡不讲吃羊的,那么从哪里来呢?  羊肉面是南宋人的乡愁。

他就拿那个东西去卖钱,还有这么一个故事。

中午米饭,里面还有各种各样的鱼类,到了晚上又吃米稀饭,还配连汤带菜的菜式,或者是炒一点菜,这个是传统的吃法。不要觉得传统很远,传统就在我们身边,就在我们的日常饮食里,日常的行动里,日常的风俗习惯里。

我们现在吃的羊,现在的羊是湖羊,一会儿再看湖羊从哪里来?先说羊。你看这里有多少摊?是允许的,不管的,现在都属于违章、违规摆摊,但它那个有多少摊点?我就在这里卖东西,可见当时的生意有多么的繁华,可能好地方能都被人占了,可能或者他觉得这个地方就是最好的地方,客流量最多,不管在这里卖茶也好,卖面条也好,卖烧饼、馒头也好,就在这,生意好,这个是非常有名的一个场景,虹桥,那时候的桥、河流,成为他们河南开封府和汴梁城非常重要的交通,水运也是非常发达的。

我们在了解、观看传统的时候,可能它越来越多元了,我们的文化并不一定只是高大上的。

这个我没吃过,豆浆我只知道甜的,无味的,半甜的,多糖,少糖的,各地基本上都这样,所以到了这,我又很奇怪,又开始调查。

所以后来也做了一番调查研究,就决定做这样一个题目。